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初音未来与洛天依首度同台的BML-VR场,B站在虚拟中求真

作者|李心语7月19日,20:30。梅赛德斯奔驰中心的灯光最后一次重新亮起,虚拟偶像初音未来、洛天依簇拥着22、33娘共同出现在舞台中央,《再来一杯》的前奏响起。萧萧听见邻座的欢呼里带上了哭声。在经历七个小时的长途奔波和长达三个半小时竭尽全力的应援后,他身体已经极度疲倦,但精神却又极度亢奋,在这一刻,他嘶哑的嗓音、全力挥动的荧光棒,和身旁数万人的呐喊一起共同汇成了一句——“哔哩哔哩[]~( ̄▽ ̄)~*干杯!”这是B站今年线下聚会BML的第一场,在7月19日-7月21日的三天里,数万人相聚在梅赛德斯奔驰中心,共同为喜爱的偶像们呼喊。在B站十周年的这个特殊的节点上,今年的BML从第一天就拼劲全力——初音未来和洛天依的首次同台,禾念旗下六位中文vsinger连袂演出,Vtuber绊爱、白上吹雪等轮番上台……这也是国内目前最大规模、阵容最强虚拟偶像界的演出。据B站数据显示,目前数万B站UP主围绕虚拟歌姬进行创作和传播——洛天依拥有10000首以上的原创音乐作品,《普通Disco》、《权御天下》等代表作在B站的点击量都数以千万计。虚拟主播的数量也在快速增长,仅2019年第一季度,就有超过6000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观看人数近600万。在B站,虚拟偶像的世界中,筑起了真实的故事。虚拟世界的链接:UGC的爱与创作张阿姨是陪刚刚上初中的儿子来的。儿子买了1580的票去了场馆的另一端检票,而她只有一张480的票,坐在三层检票口观察着来往地人群。“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到底演的是什么,但是儿子喜欢,我就想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随即她又奇怪地问,“大家穿这些衣服是为什么?”的确对于非ACGN爱好者而言,或许很难理解粉丝对于虚拟偶像的狂热从何而来。舞台中央并非真人,撑起整场演出的都是由动捕技术和程序运转,在虚拟偶像的表演中你很难分清虚拟和真实的距离。但这份狂热又并非无迹可寻。对虚拟偶像的情感经由UGC内容创作所扩展,由粉丝创作的每一首歌曲都是为虚拟形象的传播加砖添瓦,同时也让这一形象的内容价值得以丰富。粉丝通过自发地内容生产为初音未来塑造了各种人设和形象,这样的过程让粉丝产生了养成感,同样更加激发了创作力,具有高度的粘性。音乐、技术、偶像与粉丝,四者的交织在一起,共同促成了虚拟偶像的繁荣。线下的聚会又将粉丝社群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在演唱会现场,无论是洛天依高唱《CONNECT~心的连接~》,还是初音未来的《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身处在宅男的call声中、淹没在荧光棒的海洋里,你很难不被这样群体性的感情所感动。而这一切的热爱都经由B站这个舞台释放出来。伴随着B站十年的跃进,尽管代际差异仍在,但对ACGN文化的宽容度和理解在大众领域中日益突围,而随着B站社群文化氛围的日益稳固和放大,Z世代的涌入,即使是虚拟偶像这样更加垂直领域的文化同样人气日益高涨。2016年洛天依登上了湖南台的小年夜演唱会,之后还参加了央视的文化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和京剧名家王珮瑜共同演绎了经典曲目《但愿人长久》,与共青团中央合作了2017年中国制造日活动主题曲《天行健》,并于2019年携手郎朗举办了全息演唱会。2017年,洛天依与Vsinger打造的万人演唱会1280元SVIP门票预售上架后3分钟内被抢购一空,演唱会上座率高达八成,洛天依商业代言与联动品牌超过10家。2018年,BML-VR场在开票的20分钟内售出了9成,而今年的开票已经成为了粉丝们手速的战场——这与明星演唱会的价位相差无几。而直播间人气值也从2018年的450万,到今年的近700万。今年的这场演出在虚拟偶像市场中同样意义非凡。出自于日本雅马哈VOCALOID声库中的初音未来是虚拟歌姬中的代表,开创了虚拟偶像中的无数个第一;而作为中文Vocaloid的代表洛天依,同样在国内粉丝众多,曾以《普通的disco》登上过大众晚会的舞台。二者的首次中日互唱和合体演唱,既是对于虚拟偶像间文化的交流,同样也是对于日益崛起的中国虚拟偶像市场的承认。自2017年资本的涌入,平台、游戏公司、动画企业纷纷布局虚拟偶像市场,虚拟偶像的数量呈现井喷之势,B站也在去年通过股份增持,成为了洛天依母公司控股股东,并与日本GREE社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展手游以及Vtuber业务。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当时表示,“期待此次运作能推动虚拟偶像文化与B站社区内容生态共同繁荣。随着技术的发展,虚拟偶像文化将迎来爆发期,为用户提供全新的娱乐体验”。虚拟世界中的商业化未来B站UP主ilem是中文Vocaloid圈中教父级的创作者,同样也是让中文Vocaloid突破圈层,走向大众的关键。他的《普通disco》分别被李宇春和汪峰翻唱,另一首《达拉崩吧》,也出现在火箭少女的演唱会上,并在2019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与薛之谦合唱。(在B站洛天依创作播放量最高的前12位中,5首来自ilem)在今年,ilem和张亚东合作的首张专辑已经正式发售,其中包含七首歌曲,每首歌都由Vocaloid和真人分别演唱的原创专辑。而对B站音乐区UP主冷鸢而言,虚拟世界对她打开了全新的大门。作为B站首位由翻唱UP主转职成为虚拟偶像的代表,今年冷鸢同样以虚拟形象登陆BML-VR的舞台。这对B站而言无疑是一个全新的尝试,虚拟偶像文化与UP主文化在粉丝的推动下同样能够交融在一起,或许能够为UP主们提供全新的发展舞台。和初音同样远渡重洋而来的还有Vtuber们,这也是第一次虚拟主播们在中国的集体亮相。和虚拟歌姬们不同,虚拟主播活跃在直播的舞台上,他们在视频中唱歌、表演、直播游戏,唯一的区别在于其形象由技术虚拟而成,再通过实时渲染、动作捕捉等VR技术实现直播的可能。除广告费、直播打赏之外,随着虚拟主播人气的走高,其商业价值已经开始涉及线下活动、电视节目,甚至跨入动漫、游戏领域,也诞生了诸如写真集、手办等周边。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中的半年之间,日本的虚拟主播骤增至4000人以上,粉丝数合计约1270万人、视频累计观看次数达到7.2亿次。而其中最为知名主播“绊爱”(キズナアイ)仅仅在B站的粉丝已将近一百万。2018年年底至今,B站站内虚拟偶像飞速发展,海外诸如绊爱、白上吹雪、神乐、凑-阿库娅、本间向日葵等海外知名虚拟主播达到数百位,观看人数近600万。B站第一季度财报显示,B站直播及增值服务业收入进一步提升,达到2.9亿元,同比增长了205%,这其中虚拟直播营收约占直播内容总营收的40%。无论是虚拟主播还是虚拟偶像,其与ACG文化的高度交融让粉丝群体于整体ACGN文化受众高度交融,而随着大众对于ACGN产业,对于虚拟偶像文化的认知越发深刻,其商业化价值同样也在进一步扩展,无论是线上的广告、代言,或是线下的活动、展示,这必然是未来商业化领域中的新可能。而作为虚拟偶像们的大本营,B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UP主们的创作氛围、独特的社区文化和粉丝的圈层沉淀都让B站的虚拟偶像文化日益浓厚,粉丝的情感寄托于活跃于平台中的偶像,无论是虚拟歌姬的UGC内容创作,还是虚拟主播的直播形式,最终都将产业的发展与平台更为密切地联系在一起。对B站而言,独特社区文化的氛围,由弹幕、评论和UGC内容组成的完善的内容生态、又将反哺平台创作,助推虚拟偶像内容和人气的发酵。虚拟偶像的未来,最终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求得一个爱与商业的真实。
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免费做网站(蜜蜂中文站)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