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欧班列铁路运单融资推向新高度

近年来,作为新丝路上的“钢铁驼队”,中欧班列已逐渐成为推进新时代全面开放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的重要抓手。2017年以来,重庆、郑州等地自贸区通过试点中欧班列铁路运单融资,在供应链金融领域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和探索。此举对于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和促进“一带一路”建设有所裨益。中欧班列铁路运单融资推向新高度_免费做网站网  供应链金融是以真实贸易背景为基础,以企业间基于贸易背景产生的确定性未来现金流为直接还款来源,为供应链企业提供一揽子金融解决方案。我国供应链金融的业务形态以应收账款融资为主,以存货、预付账款和战略关系融资等为辅;市场参与主体包括核心企业、物流企业、资金方、信息系统服务商四类,均可直接向小微企业提供供应链金融产品。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供应链金融行业研究报告》,2018年我国供应链金融市场规模预计为两万亿,远低于应收账款和存货规模,制约影响因素主要出现在产品供给端。由于我国供应链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明显滞后于供应链金融市场需求,以仓单、提单为代表的货权单据标准化、规范性、法律效力、流通转让、处置程序等“基建设施”尚未形成,使供应链金融的健康发展成为“无本之木”。
  中欧班列在供应链金融领域的探索  自2011年3月开行以来,中欧班列累计开行1.3万列,覆盖境外15个国家、49个城市。其中,2018年开行6300列,同比增长72%,促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攀升至1.3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6.3%。2018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若干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38号文”),提出“支持有条件的自贸试验区研究和探索赋予国际铁路运单物权凭证功能,将铁路运单作为信用证议付票据,提高国际铁路货运联运水平”,将中欧班列铁路运单融资推向新高度。
  (一)运作模式。随着中欧班列运能的提升,进出口企业要求使用铁路运单质押融资,减少资金占压的需求日益凸显。但是在现行法律框架和国际规则下,铁路运单不具备物权属性,商业银行无法以铁路运单为基础实现对在途货物的控制权,从而使开立信用证或押汇等国际贸易结算融资业务的风险大大提高,相关企业融资难问题得不到有效缓解。重庆、成都和郑州等地自贸区对标海运提单融资,开展中欧班列铁路运单融资模式。
  一是采用“一单制”增强铁路运单规范性。以中欧班列运单为蓝本,设定统一运单。打破前后端海洋、公路运输中单据不统一、换单手续复杂、物流信息分割等壁垒,制定由多式联运物流企业签发的“一单制”提单。  二是明确“一单制”提单具有提货权。商业银行、多式联运物流企业、进出口企业、铁路口岸四方签订协议,明确“一单制”提单作为唯一提货凭证,同时参照海运提单设置背面条款,约定各方权利和义务。
  三是建立第三方货物监控和外部增信机制。以大型多式联运物流企业为主导,建立对货物运输、仓储、分拨、销售的第三方全流程监控机制,确保在途运输货物实时可查可控。同时,为进一步控制业务风险,由政府推动成立外部增信机构,为进出口企业授信敞口承担差额补足担保责任。
  (二)面临的瓶颈。法律风险。虽然国务院发布了“38号文”,但是其效力于远低于《民法通则》,根据我国民法中的“物权法定”原则,物权只能通过法律法规授予,通过协议方式赋予铁路运单物权属性,约束力仅限于各方当事人,特殊情况下权责纠纷涉及协议之外的主体,则协议约定无法对抗第三人。如出口企业出现“一货多卖”的现象,银行无法凭铁路运单对货物主张权利。
  动产质押和代理风险。当前,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因素影响,商业银行风险偏好下降,由第三方物流企业签发的“一单制”凭证对各方权责确定是否明晰、单据唯一性能否保证、对货物情况的记载是否真实尚存疑虑。如何解决动产质押中的代理问题,确保抵押品的安全,防范第三方物流企业的道德风险是发展供应链金融中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质押物价格波动等风险。供应链金融业务的特性决定了银行可能要面临更多的市场风险,特别是贷后质押物可能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发生货值波动,进而引发持仓风险,这也对银行的风控技术和手段提出了更多的要求。目前,中欧班列在贷后货值波动和违约后货物处置方面尚欠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政策建议  (一)从完善立法角度,着力解决“拿得到”问题。防范供应链金融发展中的法律风险,积极推动一批区域性规则探索,通过基层部门规章和地区司法解释赋予铁路运单物权属性,再由标杆性判例逐步向立法过渡,最终制定完整、专业、符合时代特征的货权专门法案。考虑采用负面清单制扩大担保物范围,拓展担保标的物种类,按照契约自由原则创新担保形态,适应供应链金融发展需要。
  (二)从物流监控角度,着力解决“看得住”问题。发挥物联网技术在供应链金融中的基础作用,推动物联网先进技术与运单融资业务深度融合,让货物流全过程更高效、更透明。大力推进物流信息化平台建设,整合多式联运和国际运输路线的物流信息资源,集成货物、资金、单据等数据,为各方提供实时、准确、全方位的信息服务,控制供应链金融中的交易风险与信用风险,打造持续创造价值的物联网科技金融生态系统。
  (三)从金融供给角度,着力解决“卖得掉”问题。围绕中欧班列业务,银行要加强风控和电子信息化建设,设置相应的贷前、贷中、贷后风控措施和操作流程;不断完善业务流程、表单、数据以及IT系统以适应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发展。同时,商业银行应加强第三方物流企业的互补合作,构建“物流银行”模式,以专业视角解决贷后货物管控、货值波动和违约后货物处置等问题。政府要推动和鼓励民营资本设立银行、企业、物流之外的第四方平台,为供应链金融提供动产拍卖流转服务,真正解决卖得掉的问题,确保在风险可控前提下,为实体经济提供优质的供应链金融服务。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免费做网站(蜜蜂中文站)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