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DeFi 也适用于比特币网络

中信

如今,以太坊布道者最喜欢的热点话题就是去中心化金融(DeFi, Decentralized Finance)。DeFi 的基本理念是用某种去中心化网络或应用程序来取代几乎所有的传统金融服务。
举个例子,像 Uniswap 这样的去中心化交易所让用户能够在不需要可信任的第三方的情况下,直接交易在以太坊网络上发行的多种代币。DeFi 的另一个例子是 Maker DAO,它允许用户通过质押ETH资产来获得一种美元稳定币—同样不需要信任第三方。
作为加密货币领域的众多流行用语之一,DeFi 的标签还被挂到了一些并非完全去中心化的项目上。 例如,The Block 就把大多数中心化稳定币包含在了他们的以太坊 DeFi 项目地图里,比如 Gemini 的 GUSD。正如我过去主张的那样,这类稳定币并不需要达到公共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水平。
话虽如此,为了充分利用围绕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炒作热度,中心化项目以去中心化自我标榜的做法是相当普遍的。正如我过去解释的那样,一些市场上的热门“加密货币”可能并不算是真正的加密货币。Facebook 最近公开的 Libra 也属于这一类伪加密货币。
但是,尽管 DeFi 常常被宣传为一种以太坊现象,实际上比特币网络也可以开发 DeFi。
DeFi 也适用于比特币网络

比特币网络作为一个 DeFi 平台

首先,比特币网络本身就是某种形式的 DeFi。比特币网络通过去中心化的形式实现传统金融服务中安全的价值储藏和转移。比特币网络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落地现实世界的 DeFi 应用,现在,开发者们也在比特币网络上构建新的 DeFi 应用。
基于比特币网络构建的 DeFi 应用最好的例子可能是 Abra。Abra 的长期目标是成为可以通过无需许可的方式使用的,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非托管银行。它建立在比特币智能合约系统之上,即多签地址。关于 Abra 运作原理的详细阐释请参考这里。
由于 Abra 无需许可和去中心化的属性,用户第一次能够参与各种不同类型的投资,如苹果公司的股票或ETF(交易所交易基金)。在最近一次面向用户的调查中,Abra 发现 43% 的用户表示,其 app 为他们解决的主要问题是金融市场,尤其是美国证券市场的可访问性。值得注意的是,另有 35% 的受访者表示,对他们来说,Abra 的关键特色是提供了他们经济承受能力之内的产品,因为 Abra 允许用户只购买小份额的股票。
比特币网络上关于 DeFi 应用的其他例子包括闪电网络、Blockstream 开发的 Liquid 测链和去中心化交易所 Bisq。

比特币网络发展 DeFi 的限制

需要指出的是,与基于以太坊的 DeFi 应用相比,构建在比特币网络上的 DeFi 应用确实存在一些缺点。出于安全性和稳定性的考量,比特币的脚本语言在早期受到了特别的限制,因此开发人员无法像使用以太坊的 Solidity 语言那样随心所欲地发挥。
换句话说,开发人员在以太坊上可以做到的一些事在比特币网络上是无法做到的。理论上,相较于比特币网络,以太坊开发人员能够更大程度地降低其 DeFi 应用所需要的信任,同时实现更高水平的去中心化。
为了阐明这一点,让我们回到 Abra 和 Maker DAO。Abra 和 Maker DAO 为他们的用户提供了一种类似的服务,即用一种更稳定的货币对冲比特币或以太坊,比如美元。但是,这两 DeFi 应用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手段来实现这个共同的目标。
Abra 采用了简单的 2-of-3 多重签名地址,成功在用户和 Abra 之间就用户账户中持有的比特币的美元价格做了一个赌注。用户做多美元,Abra 做多比特币。不论用户希望从 Abra 账户中提出美元还是简单地换回比特币,第三方(预言机)会基于这个赌注期间的价格趋势决定分别发送给 Abra 以及用户的比特币数量。最终结果是,用户存入账户中的比特币基本上将会锚定当时的美元价值,在这种情况下,用户也可以把比特币发送到其他地方。
Maker DAO 要复杂得多。举个例子,Maker DAO 采用了分散在不同地理位置的多个预言机,而不是一个(尽管 Abra 上也可以按照比特币网络目前存在的形式增加多个预言机)。此外,DAI 代币是在用户将其 ETH 存入 MakerDAO 应用程序时生成的,这使其能够更方便地与其他 DeFi 应用进行整合,尤其是那些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举例来说,Maker DAO 用户能够在 Compound 上借出自己的 DAI 来赚取利息。Maker DAO 系统中还另有一种治理代币 MKR。
Abra 和 Maker Dao 的运作方式还有许多不同之处。 下面是一些例子。
与比特币相比,Ethereum 在 DeFi 开发中的优势还体现在更复杂的钱包,在这些钱包里能够直接实现 “covenant”脚本这样的功能;以及闪电网络,在这里不需要在底层协议层面写入新的操作码来确保更好的安全性(正如比特币的例子)。

比特币网络也有其优势

然而,基于比特币网络构建 DeFi 也有一些好处。
比特币的网络效应意味着基于比特币网络的 DeFi 应用在发布时就可能拥有更多的用户。而且一般来说,由于比特币存在的时间以及其开发过程的保守特性,比特币网络被认为是现存的加密货币网络中最安全、可信任的。
除了开发者和用户对比特币网络的敬意之外,比特币很可能还是加密货币领域最受信任的一种资产。尽管比特币仍然不稳定,但它已经在许多次熊市中证明了自己,并且它的波动性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降低。
虽然比特币的脚本语言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开发者在其基础网络上可以构建的内容,但认为比特币没有智能合约的想法是不正确的。比特币社区只是对区块链技术的这一方面采取了不同的方法。 Casa 的首席技术官 Jameson Lopp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集 Epicenter 上解释了两者在智能合约的设计哲学上存在的差异。
“许多‘更保守’的比特币开发者不喜欢必须由网络上的每个人执行的智能合约。他们更偏向于执行相同类型的逻辑,而这个实际执行的过程是私人的,然后你只是提供一个执行的证据,网络中的其他人可以对这个证据进行验证。”
换句话说,比特币区块链就相当于是一个信任锚或者智能合约的法庭,只有在网络中的用户出现纠纷的时候,才需要调用智能合约。由于只有在出现绝对需求的时候才会调用区块链,比特币用户理论上就能够通过他们的智能合约获得更高的隐私性和可扩展性,因为并没有那么多的信息会一直被存储到公共数据库里。
另一方面,以太坊一直都因为其区块链的规模而饱受批评,人们在质疑未来到底需要多少带宽才能运营一个全节点,毕竟目前运营一个以太坊全节点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基于以太坊的 DeFi 应用有时也会变得冗杂。例如,许多在以太坊上构建的 DeFi 应用都会在协议中嵌入一种额外的代币,这样一来,用户就不可能只使用原生的 ETH 资产,而需要在多种代币之间来回切换。当然,也会有例外。例如,Uniswap 所做的基本上就是 Bancor ICO 所做的,但是不需要额外的代币。
以太坊网络的另一个问题是,要写出安全的智能合约是非常难的。最明显的例子是由 Solidity 语言的开发者 Gavin Wood 所创立的  Parity,Parity以太坊客户端的多签合约很糟糕,导致多个使用 Parity 软件来确保资金安全的 ICO 项目和实体遭受了超过 1.5 亿美金的损失。开发者可以在以太坊上按照自己的想法创造出更强大的智能合约,但是随之也会出现一些额外的安全风险。
正如比特币核心的主要维护者 Gavin Andresen 在 2014 年以太坊上线之前所写的那样,在以太坊网络上能够做到的很多有意思的事也可以以比特币的多签功能为基础来构建。这主要是因为预言机问题(oracle problem),也就是说现实世界中通常需要有某个人对智能合约做出决定,或者向区块链提交一些数据,以便在智能合约中使用。
智能合约并不像人们宣传的那样智能或自动化。举个例子,我们并不确定 Maker DAO 是否足够去中心化,因为其系统依旧依赖于可信价格数据的输入来正常运行。实际上,如果 Abra 能够在系统中加入更多预言机,那么 Abra 和 Maker DAO 在抗监管性和去中心化方面并不会存在多大的差距。
如上所述,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理论上来说,以太坊通过一种更具表现力的脚本语言使开发人员能够实现更低的信任要求和更高的去中心化水平。但目前为止,还不清楚这些附加功能对 DeFi 应用会有多少帮助。因此,或许比特币网络就能为 DeFi 应用提供足够的去中心化程度。
同样需要指出的是比特币正在提高落实“covenant”脚本之类的东西的能力,同时也在改善闪电网络。此外,许多更先进的智能合约功能也还没有被部署到以太坊上,更不要说以一种可证明安全的方式去做这些事了。
Taproot 提案是比特币智能合约向前迈出的下一大步,因为它在隐私、可扩展性和灵活性方面提供了巨大的改进。话虽如此,目前还不清楚它什么时候会落实到协议层面。根据比特币长期开发者Matt Corallo 在最近的 Bitcoin 2019 大会上的发言,距离 Taproot 在比特币网络上激活可能还有两年时间。
关于比特币网络上的 DeFi 应用,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关键项目是 Drivechain。Drivechain 能够打开一扇大门,让用户获得今天以太坊所提供的开放式的创新,区别在于用户可以根据不同的安全水平进行权衡后做出选择。RSK 是比特币的一条侧链,意在实现多数在以太坊上已经存在的非官方应用。这条类以太坊的侧链采用了一种模型,把 Drivechain 的理念和类似 Liquid 的联邦模型结合在一起。如今,以太坊布道者最喜欢的热点话题就是去中心化金融(DeFi, Decentralized Finance)。DeFi 的基本理念是用某种去中心化网络或应用程序来取代几乎所有的传统金融服务。
Drivechain 的创造者 Paul Sztorc 也渴望尽快推出他的去中心化预测市场侧链,即 Bitcoin Hivemind。Sztorc 是 Augur 和以太坊上其他一些预测市场项目的知识性“教父”,这些项目也被认为是以太坊 DeFi 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如果 Drivechain 实验成功,把以太坊上任何一种有意思的 DeFi 应用作为比特币的独立测链或者在 RSK 测链上发布也就算不上什么大事了。尽管如前所述,大量有趣的 DeFi 应用已经可以在目前的比特币网络上开发了。
在更远的将来,像 Blockstream 开发的 Simplicity 语言这样的东西可以以某种方式接入比特币网络,这样一来就可以在比特币网络上开发更复杂的智能合约。
然而,以上大部分内容还停留在理论阶段。历史已经表明,由于比特币社区保守的本质,要在比特币网络上加入新的功能是相当困难的。保护比特币“数字黄金”的地位依然是首要任务。
尽管如此,我们已经有可能在当前的比特币网络上构建相当强大的 DeFi 应用了。此外,尽管以太坊目前给予了开发者更多自由去探索 DeFi,我们并不清楚这种优势还能够延续多久。而反观比特币,已经在网络效应、信任、持久性方面拥有巨大的优势,而且已经作为真正的货币给人们留下了印象。
因此,如果你希望追踪 DeFi 的发展,关注比特币的动向也是很重要的。
Drivechain 的创造者 Paul Sztorc 也渴望尽快推出他的去中心化预测市场侧链,即 Bitcoin Hivemind。Sztorc 是 Augur 和以太坊上其他一些预测市场项目的知识性“教父”,这些项目也被认为是以太坊 DeFi 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如果 Drivechain 实验成功,把以太坊上任何一种有意思的 DeFi 应用作为比特币的独立测链或者在 RSK 测链上发布也就算不上什么大事了。尽管如前所述,大量有趣的 DeFi 应用已经可以在目前的比特币网络上开发了。
在更远的将来,像 Blockstream 开发的 Simplicity 语言这样的东西可以以某种方式接入比特币网络,这样一来就可以在比特币网络上开发更复杂的智能合约。
然而,以上大部分内容还停留在理论阶段。历史已经表明,由于比特币社区保守的本质,要在比特币网络上加入新的功能是相当困难的。保护比特币“数字黄金”的地位依然是首要任务。
尽管如此,我们已经有可能在当前的比特币网络上构建相当强大的 DeFi 应用了。此外,尽管以太坊目前给予了开发者更多自由去探索 DeFi,我们并不清楚这种优势还能够延续多久。而反观比特币,已经在网络效应、信任、持久性方面拥有巨大的优势,而且已经作为真正的货币给人们留下了印象。
因此,如果你希望追踪 DeFi 的发展,关注比特币的动向也是很重要的。

LongHash,用数据读懂区块链。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蜜蜂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fzwz.com/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免费做网站(蜜蜂中文站)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