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Oneworld,OneLibra,Facebook的金钱游戏

中信


作者 刘凡 百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

1817年,英国铸币大臣艾萨克.牛顿(就是大家熟知的牛顿)规定,只有黄金才是货币,规定纯度为90%的黄金每盎司价值3英镑17先令又16便士。202年后,扎克伯格的Facebook以充满文学气息和情怀的白皮书宣布:Libra计划启动,创造一套无国界货币和“货币互联网”。
Libra, 给本以沉寂多时甚至有些无聊的产业界投下一颗超级深水炸弹,朋友圈变戏法似的冒出来许多大篇幅的深度文章,诸如颠覆、降维等词汇频频刺激眼球,有篇文章饱含深情的说,Libra是万维网上的雄鹰,更有甚者说是用数学挑战全球央行,令人印象深刻。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主要是FB的背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平台,拥有27亿用户,假如梦想成真,Libra将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货币。喧嚣过后,当我们认真审视这份白皮书时,我们发现有些问题需要质疑,厘清,就像最近炎热的天气一样,稍微给它降降温。

Libra储备资产运作缺乏透明度,资金安全存在风险。
根据白皮书,用一句话总结,Libra是以一篮子储备资产作为抵押品的,基于区块链的发行的的数字货币。除了先声夺人的显赫背景外,我想另一点则是它所谓锚定一篮子多国货币资产的安排,为此,我们先来考察下储备资产的问题。
Libra储备资产的形成过程也是其发行过程,Libra采用授权代理商模式,即用户通过授权的交易所或其他机构买卖Libra,用户用法币通过其授权经销商购买等额的Libra,经销商收到法币后,再到Libra购买相应的Libra,将相应Libra划转至用户Libra钱包,而这部分法币沉淀在Libra协会。对于用户充值的法币资产,Libra计划将其投入波动性低的资产中,如银行存款和政府证券等,构成Libra的储备资产。看起来是不是有点似曾相识,假如用备付金来替换储备资产,是不是也完全没有违和感?Libra的储备资产和我们所熟悉的国内支付机构备付金的形成过程基本一致,Libra和我们熟悉的预付卡和支付宝、微信余额账户在支付体验方面非常相似,而且备付金账户里的活期存款也属于低波动性的资产,而且这部分备付金被集中存管在央行,安全等级远高于这种自律机制。而且实现为广大穷人提供更经济的金融服务的使命,并不必然的需要发行数字货币,后文会提到。讽刺的是,声称为穷人服务,服务还没开始,先用一串01字符把穷人手里的钱收了上来,这些穷人可能不见得有机会出国享受跨境支付带来的便利,起码不是最高优先级的需求。
更进一步的考察,我们发现,Libra当局所声称的一篮子储备资产,在初始状态,“篮子”实际是空的,需要用户购买Libra来注入资产,所谓抵押品并非由Libra货币当局提供,而是用户自己出钱给自己抵押。储备资产产生的投资收益或利息收入的分配,也并不属于持有Libra的用户,而是用来维持支付系统的成本、低交易费用和投资者分红。Libra当局通过发行数字货币从用户手里换来了真金白银作为储备资产,这种货币发行模式在中外历史都曾引发人民起义,然而在现代科技的包装上,成了普惠金融的创新之举。即便是现代国家发行货币也是以国家税收为抵押物的,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体现为负债。而且,以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来看,在备付金集中存管之前,备付金产生的利息规模以高达数百亿人民币,而Libra未来定位全球支付,全球跨境支付交易量高达128万亿美元,由此产生的储备资产规模想必更高。
Libra的储备资产由分散在全球各地的托管机构管理,由Libra协会进行监督,游离在各国监管机构之外,资产的安全性完全建立在协会的能力和意愿之上,不能说是一种稳妥的方式。以香港为例,香港金管局并不发行货币,但是发钞行每发行7.8港币必须交付1美元作为备付证明书,以此来约束发钞行,以此来保证港币价值的稳定。从已披露的内容看,未来这笔储备资产究竟属于什么性质,所有权都是模糊和不透明的。待正式上线后,Libra当局有必要提高其储备资产的透明度。
再者,货币作为交换媒介,它的价值并不取决于是否锚定某种资产或一篮子资产,按照经济学对货币的描述,在商品和服务的支付或债务的清偿中被普遍接受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是货币,纸币就没有价值,现实中亦是如此,比如美元,美联储并没有义务用黄金或任何其他商品来赎回纸币,现在的纸币基本都属于这类不兑现纸币(fiat money),人们接受纸币主要是因为政府指定其为法币(legel tender),意味着税收支付中接受纸币而且要求个人和企业在债务支付中也接受纸币。但在现实中,人民之所以接受纸币,并不是天天想着纸币可以缴税,而是相信这些纸币可以随时花出去。诚如赵鹞博士在一篇评论稳定币的文章中所说:“充作一般等价物的货币的价值来自于其交换价值(value of exchange),货币价值的稳定来自于购买力(purchasing power)的稳定。”因此,Libra的稳定,取决于在多大范围得到人们的接受,这不仅仅决定了Libra的稳定,也决定了Libra是否能够成为货币的关键因素。

Libra面临来自各国主权货币、电子支付、监管合规的挑战,任重道远。
Libra以跨境支付解决方案作为切入点发行货币,面临来自各国主权货币、电子支付科技、监管合规的挑战。纵观整个货币发展史,从贝壳替代物物交换解决所谓“双重巧合”开始,提升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一直是货币发展永恒的法则。Libra定位无国界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跨境支付具有天然的效率优势,一是绕开了基于美元的跨境支付结算体系,以及这个结算链条上的各个机构,自然各个环节上的交易费用就节省了。二是假如交易双方都基于Libra钱包,就好像境内大家用人民币交易一样,汇率问题不存在了,交易费用几乎为零,可能Libra支付体系需要收一些手续费。但是这仅仅是理想的状态,现在的跨境支付系统之所以费用高,部分原因是因为业务环节过多,每家机构都雁过拔毛,但同时有很大一部分是满足反洗钱反恐融资的必须付出的合规成本,未来,Libra想顺利开展跨境支付,这些合规义务和监管责任是绕不过去的,相应的成本也会增加,近期很多文章对此多有论述,在此不在赘述。
另外,跨境支付毕竟不属于高频应用,Libra要想全面落地,“解放”17亿穷人乃至给全世界穷人提供高效廉价的普惠金融服务,仍然需要迈过两道坎,一是如何与业已高度成熟、发达的基于银行卡或账户的电子支付体系竞争,不管是传统的银行卡支付网络还是新兴的移动支付,正如周小川行长在2018年的一次演讲中提到的,DC(DigitalCurrency)数字货币和EP(ElectronicPayment)电子支付,两者既可以是“和”的关系,也可以是“或”的关系。在网络时代,无论是DC还是EP,从提升支付体系效率的角度,二者并无本质区别,都是不同的选项,不同的实施方案,然而,从目前披露的内容来看,甚至加上合理的想象,看不出Libra的支付体系会更有效率。
二是与现在法币的支付体系的融合,Libra与央行货币仍有着本质的不同,Libra主要还是零售功能,Libra的发行100%基于法币储备池,它的发行机制决定了他没有货币创造的功能,还有,在一个主权国家,Libra作为货币,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的作为货币的核心职能很难实现。因此,“Libra远不是货币非国家化”,很难对法币产生实际的替代作用,从历史上看,货币竞争往往伴随着铁与火。。。
“There’s nothing in the world more powerful than a good story”,愿Libra带给世界更多美好!

参考文献
[1] Libra白皮书:了解Libra. Libra协会成员
[2] [美]R.格伦.哈伯德、安东尼.帕特里克.奥布莱恩 《货币、银行和金融体系》.孙国伟译,校.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3
[3] [泰] 蒙贾 《中央银行学-维护货币稳定和金融稳定的理论和实践》“成方三十二本”书翻译组译.北京:中国金融出版社,2015
[4] [美]瑞.达利欧 《债务危机》赵灿,熊建伟,刘波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9
[5]陈雨露 《世界是部金融史》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2016
[6]徐思彦,陈明艳 Libra:社交帝国Facebook的转型雄心腾讯研究院
[7]周小川:数字货币、电子支付、跨境支付监管及公共精神
[8]赵鹞“穿透”数字稳定代币——发展中国家应高度重视相关风险
[9]孟岩、邵青 Facebook 数字货币:缘起、意义和后果 数字资产研究院
[10]邹传伟:区块链与金融基础设施——兼论Facebook Libra
[11]王永利:Facebook的加密货币真有那么神吗?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蜜蜂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fzwz.com/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免费做网站(蜜蜂中文站)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