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揭露俞凌雄团伙王巍操盘byex拜克斯交易所疯狂收割

中信

今天的文章是由byex交易所的受害者供稿。很多人没有听过拜克斯,但肯定知道俞凌雄和王金这个组合,而拜克斯的操盘者为王金的哥哥王巍。
从诞生到覆灭,拜克斯走的是币圈小交易所的经典收割之路。
只要你上交300ETH,就成为“社区长、“合伙人,得到各种福利和“内部消息。
成为社区长,成员买平台币,社区长便能获得50%的收益。
但投资人发现,现实俗套且让人愤懑。
从锁仓期从半年强制延长至3年,为了稳住维权而许诺锁仓者3倍收益,接二连三地出尔反尔,再到伪装大投资人进场拉盘疯狂喊单,最后是“奥斯卡大型表演现场。
“社区长、“合伙人成为了拜克斯割得最早、最狠的韭菜。
一位40多岁的公务员挪用公款投资了拜克斯,在平台币BX跌得惨不忍睹之后,他遗憾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自杀身亡的投资者
自杀之前,陈先生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公务员,而导致他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原因,归根结底是一个叫拜克斯的交易所。
我们想知道陈都经历了什么,最终找到了他的妻子,但对方不愿意接受采访。不忍进一步打扰,我们只采访到了和他接触过的闫奶奶。
据知情人士,家在湖北十堰,是一名拜克斯交易所的普通投资者。
说起如何接触的,据透露,说由于年纪较大,不会操作拜克斯的APP,一位BX(拜克斯)的投资者让她去找同在十堰的陈先生。
“有人给了一个他的电话号码,让我跟他联系,教我操作一次。知情人士告诉我们。
据知情人士回忆,陈先生是湖北十堰公路局的一个公务员,看面相40多岁,男性,身高有一米七,网名当时叫“道法自然。
知情人士唯一一次和陈先生相处,是在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不小,属于家属楼,三室两厅还是两室两厅改造的,是家庭住宅改造的。应该不是行政机关的款项,我猜想是二级单位的吧。
“像过去劳动服务公司,底下办实体的单位似的。我看见有人交钱,几千几百的,他给收钱开个收据。
陈先生没有说很多话,在闫姐眼里有些内向。
知情人士表示,后来陈先生的办公室又去了其他拜克斯的人。其中一个是十堰社区的社区长财哥,维权者们都认为他是拜克斯团队的核心人物。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中间是背锅的船长,右边是带陈先生玩的财哥
“财哥也去找他,交谈中提及一些什么网贷,办信用卡之类的的词。我当时要回家,就没仔细听。
办公室里的到访者,还有拜克斯团队李勇(音译)。李勇碰到了前去找陈先生的知情人士,也没忘记要鼓动闫姐继续参与。
后来,知情人士再也没有见过陈先生。直到社区朋友跟知情人士提起“那个人自杀了,听说是上吊的。
知情人士十分吃惊。朋友补充道,“你没发现吗?已经退群了。听说他投了几十万,里头还有点公款。
后来听说陈先生不在了之后,知情人士把他的电话号码从通讯录中删除了。
她心里空荡荡的,虽然自己没有陈先生那么奋不顾身,可还是没能忍住诱惑,刷了5万块的信用卡,贷款买入了“虚拟货币。
如今,知情人士依旧接送孙子孙女上学,她也加入了拜克斯的维权群,希望这群“没良心的骗子能被绳之以法。
可惜,不少拜克斯的投资者发现,朋友圈里面看到船长、狐狸贴、李佩林等核心团队还聚在一块喝酒,船长被他们拿出来背锅,完事之后继续喝酒吃饭。
他们心情一如既往地好,开着豪车拍视频。
“很装逼的那种。又去其他地方,又干了一个其他的项目。
拜克斯的项目结束了,但收割机们没有停歇,继续扎进了新一片更为广阔的韭菜地,维权者们只有无尽的愤怒和无奈。
收割合伙人和社区长
“拜克斯的老板是王巍,王巍是王金的哥哥。他和王金、老俞他们都是都是一体的。五哥告诉我们,“私募的时候,说要打造平台币BX,意思是牛B牛X,吹得很牛。下图为王巍。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从诞生到覆灭,拜克斯走的是一条小交易所的经典收割之路。
交300个ETH,(当时的价格)就成为拜克斯的一个合伙人,称为“社区长。2018年8月份开始,直至10月份、11月份仍在招募。
和大部分顶着区块链的名义圈钱的项目一样,拜克斯请到了有名气的人站台,务求热热闹闹以包装自己的实力。“8月份搞的启动会,还请了一些明星,比如任达华。还有培训界非常有名的一个老师吴鸣翔,担任拜克斯的CEO。他跟陈安之一样都是前辈,中旭集团的二把手。
为了增加投资者的信心,从10月拜克斯上线开始,分别在深圳、东莞的高档场所多次举办会议,时长2天。参加不需要付费,各自掏来回的路费和住宿。频繁讲区块链趋势,抢占心智,灌输认知。
“像社区长的会议,几乎每个月都开,我们一个月就跑好几趟。
五哥曾是万象的代理人,认识了王巍以及拜克斯的核心团队成员赵晓玲,听说他们准备做一番事。
随后,他发现连培训界有名的导师吴鸣翔加入了,另一个有名的陈安之也为拜克斯做广告。
“王巍、牟瑞华是老板,吴鸣翔是CEO。吴鸣翔也是王巍的老师,他们三个是真正核心。五哥告诉我们。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从左到右:王巍、吴鸣翔、牟瑞华
赵晓玲,拜克斯核心成员,江湖骗子。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拜克斯的宣传资料:哈佛大学学者李霈林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于是,五哥上交了300ETH,加入了拜克斯,成为社区长。按照拜克斯的约定,社区会员买币的时候,社区长可以分到50%的收益。
10月初,呼吁大家参与私募拜克斯的平台币BX,私募价1元。
于是,五哥陆陆续续在拜克斯投资了70万人民币,自己也为拜克斯做推广,呼吁更多的投资者持有BX平台币。事后他粗略算了一下,光自己带领的社区,涉案金额已经达到500多万。
“拜克斯有多少个社区长? 我们度询问五哥。
“有两三百个,但是说交完300ETH的,可能不到一百个完款。如果不交全款也可以成为社区长,他的待遇是不同的。
据五哥回忆,“当时社区长的微信群大概有一百多人,有意见的陆陆续续被踢群。到我被踢的时候,群里剩下40个人。
维权者事后粗略统计,涉案金额已经超过1千多万。然而这还只是少部分的,陆陆续续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了维权群当中。
部分维权者损失金额统计: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上吊自杀的公务员,成为了野鸡交易所嘴里的人血馒头

“这个收割的过程非常卑劣。提起自己的被割经历,五哥仍然十分激动。
收割六步
第一步:强制延长锁仓时间
这件事发生在2018年12月13日,平台重新发行代币,在交易所后台完成替换。目的是修改BX的智能合约,让私募代币的锁仓时长从半年修改为3年。
“他们都没有提前通知,也没有征求意见,做了以后才通知。
以王金为首的拜克斯团队,多为培训出身的讲师,这成为了他们洗脑投资者并顺利收割的优势。跟其他诈骗项目一样,出事以后谁都找不着。
“他们在群里面讲这个合约有什么好处,然后很多人被说服了。群里还有他们安排的托,无论说什么都会支持。
第二步:吸引二级市场买入。
释放的拉盘信息,然后暗中砸盘。早期的拉盘信息准确,投资者在BX的2块到3块的价格之间买入,并迎来了涨幅,从而彻底相信内幕消息。
第三步:二级市场强制锁仓
12月15日至24日,宣布系统维护。系统维护结束前一天,即12月23日,召集社区长召开会议,让二级市场强制锁仓。
“就是把我们召集起来洗脑,宣布二级市场1万枚以上。进行强制锁仓,告诉我们,半年到期以后,给予购买价格的4倍现金分红,半年结束后每月还有10%利息。
王巍和他的核心团队,利用中心化交易所的后台控制权,曲解了“锁仓定义(普遍用于私募期间的玩法),玩了一把“关门打狗的把戏。核心就是,大家都卖不出去,只能不断地买入,进而掏空投资者的口袋。
“在拜克斯后台,平台可以控制你的账户。大家买的BX要超过1万枚,够了1万枚就进行冻结,投资者无法出货。
第四步,暗中砸盘
散播内幕消息并配合拉盘,获取韭菜信任后暗中出货。
12月24日,系统维护结束当天,拜克斯平台币直接爆拉到15块。投资人们比打了鸡血还亢奋,没有心思去思考其中的猫腻。
在BX接着狂涨的过程中,王巍和他的核心团队疯狂地喊单,呼吁更多投资者进场,并且表示:“凡是作为社区长,必须给到你的一手消息,让你在波段的过程中赚取利润。
“群内一直喊BX一百,别墅靠海。接着喊BX 五百,再到后来BX一千。很多人在BX平台币30块的时候就进去了。
“我们30块钱进的,15块钱就让我们抛。就是这样耍骗我们,然后等到了十块钱不让我们进,到了20、30多的时候,又让我们进,来来回回把我们的钱全部折腾完了。五哥控诉拜克斯团队不断释放假消息。
第五步,关门洗脑
彻底集中社区长,关门洗脑收割。邀请了“托和拜克斯核心团队配合,进行闭幕演出,打造令人终身难忘的表演现场。
12月30日,一众社区长以及BX大户投资人,接到了拜克斯团队的电话,邀约去到深圳参加重要的闭门会议。
“今天晚上我们就拉盘,往一百冲刺。然后关门把我们脑子洗一遍,就讲大机构、大客户进场什么的。洗完了之后让我们买,还要通知别人一起买,当天晚上就能把盘拉起来。
“现场弄了几个托,这个是什么老板,今天进多少钱,你们放心进一定能到一百。好多人都打电话,包括给好多大老板打电话让人家进,不少人当场刷信用卡,有人还进了70万,结果就全亏进去了。
第二天,拜克斯团队开始表演。
“我手下的会员亲眼看见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在洗手间里面弄点水,然后出来表演哭了。
团队将这个投资者被割的“锅,甩给了一个叫“船长的兄弟,拖了大家的后腿,带着整个团队出货,结果把大家都坑了。
拜克斯作为一个中心化交易所,团队在这种拉盘的重要关头,遭遇大量出货,不可能不监控交易所的后台,更不可能事后才交代。这不过是一场割韭菜的大型演出,熟练地甩锅欺骗小白投资者罢了。
当天,王巍没有出现。于是,五哥去了王巍的办公室,想要个交代。
这并没有难倒王巍,他安抚人的手法十分娴熟,直接给五哥喂了一颗定心丸,五哥至今仍记得他的核心意思,“事情出了,但是我们还要继续往前走,影响不了拜克斯的发展。
剧本早已写好了,王巍“继续走的词语并不足以形容,更准确点应该是跑路的“跑。
王巍随后消失了,五哥再也无法联系上王巍。
之前,王巍在深圳有专门的办公室,经常每个月开一次会。后来,藉口有人砸了他的办公室,就离开了。
“实际上,他自己把办公室的东西搬了,完了清场就走了。
第六步:释放锁仓。
价格在过山车般的走势之后,释放锁仓。
进入了2019年1月,BX提前解锁,从锁仓时候的2块、3块的价格,已经掉到了1块以下,许诺的分红,也彻底没了踪影。
拜克斯团队把对平台有意见的人,形容为“负面的人,五哥发现,很多投资者陆陆续续地踢出群了。
“为了我们拿不到这个证据,他们中间就不断的就换群又解散,换群又解散,早有防备。
“12月下旬到1月上旬这段时间一直跌,从最高的30、40一直跌回到了个位数,甚至跌到了1块钱以下。强制锁仓时有一个合约,承诺半年给我们四倍的现金收益。结果这个合约毁约,收益没有给我们。
“BX连私募都收割,从私募价的1块钱跌到现价的2毛钱。现在拜克斯平台已经结束了,说要将BX移交到金猫上,让金猫擦屁股。
“听说他们又继续做了其他项目,还想着拉BX投资者继续投资。
镰刀收割机永不止息。

本文来自币圈的良心,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免费做网站(蜜蜂中文站)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